螺号先生_luhso

一念清净,烈焰成池。

【闲泽】我对殿下一见钟情了(七)

①ABO,范A二O,有大二骨科提及


②林叶百合设定,林O叶A


③私设非常非常多,点我看小范大人厚脸皮现场。


④我又拖了我是罪人(懊悔.jpg)


⑤要征服京城名媛的最好方法就是打直球!


⑥不大擅长回评论,但是大家的鼓励我都看到了,谢谢喜欢!!!


––––––––––––––––––––––


      一开门就看到面色不善的自己的亲爹是什么感受?


       范闲:谢邀。人在庆国,刚起床,不是很好。


       范闲打着哈欠,晃晃悠悠的跟着范建往书房里走,终于在他迷糊着快要撞上头的时候,范建开了口,“林珙死了。”他被这话吓的彻底清醒。清醒之后,很是疑惑。按理说,五竹叔昨天下午才杀了人,如今不过一天光景尸体就被发现,莫非五竹之后还有黄雀准备灭口?


       范闲隐约感觉到这事可能并不是表面看来的那么简单,在幕后之后仍有幕后,恐怕只有等他查到最后的黄雀,一切才会真相大白。他定了定神,压下心中思绪,重而换上一副惊慌的面孔。


       范建瞧了他一眼,“你不知道?”


       范闲两手往前一摊,摇头做无辜状,“凶手查到了吗?这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是牛栏街的主使。”


       “这事居然跟二公子有关?”


        范建接着瞧他,过了一小会才满意般的点了点头,“去吧。”



        “去什么?”


        “宫里来人,叫你过去。”


        叫谁也不该叫我,范闲暗暗想着。他现在走在大殿的廊道上,心里没底得很。


        “小范大人,到了。”


       范闲笑着给候公公回礼,顺便往门里先瞥瞥,庆帝那老狐狸不在,承泽在,太子和林相也在。


        ……?为什么太子和林相也在?他还没想清楚,庆帝就从后面过来了,撂下一句“你们自己好好说道。”就又转身走了。


       殿内充斥着四五种不同的信息素,混杂在一起的味道让人脑壳发昏。而那边太子似乎不受影响,已然站了起来,一股子颜料味直往外冒,“检察院瞧过尸体了,林珙死于高手快剑。京都城内,除了二哥门下谢必安,谁能有此剑术?”


       范闲立刻回话,“哎殿下,我昨日与二殿下巷中偶遇,相谈甚欢,谢必安也在一旁。”语毕就被旁边捏着橘子的人瞪了一眼,他只好往后缩了缩,轻声嘟囔了一句:“好,我闭麦。”


       李承乾打好的草稿被范闲硬生生按了回去,怒气更甚,“范闲要杀林珙……”


       “殿下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杀林珙干嘛我都不认识他。”


       “范闲杀林珙与我有什么关系?”


      太子长袖一甩,“范闲与你的关系人尽皆知!你说什么关系?!”


      “我倒不知这有什么关系了!” 一声厉喝从门外传来,紧接着门被打开,庆帝一脸怒容的进来了 他的身后紧跟着陈萍萍。


       陈萍萍定了四顾剑为凶手,言语之间又把太子损了一顿,损完太子,他突然朝着庆帝行了一个大礼,“经此一事,范闲与林府虽无仇怨,却也生了嫌隙。于情于理,臣望陛下退了范闲的婚事。”


       范闲亦是跪下,“臣附议。”


      林相顺着他们的话头,同样向庆帝行了大礼,缓缓道:“此子与我儿有怨,于我林家有怨,还望陛下收回成命,绝不能让婉儿嫁给他!”


      事已至此,无需多说。


      最终殿门外只剩下了范闲和李承泽两人。太子被勒令禁足,急急的回去了,陈萍萍有正事,庆帝气的不轻,只有他们俩透出了一股事不关己的悠闲。 李承泽抱着臂,轻声朝着范闲道:“你设计好的?”


      范闲朝着他笑,“我见机行事。”


      李承泽缓步走到范闲旁边,道:“你最好快点。”


      “殿下莫急,保证不会太久。”


––––––––––––––––––––––


       李承泽:你最好快点娶我。(bushi)


【闲泽】我对殿下一见钟情了(六)

①ABO,范A二O,有大二骨科提及

②林叶百合设定,林O叶A

③私设非常非常多,点我看小范大人厚脸皮现场。

④我又拖了我是罪人(懊悔.jpg)

⑤要征服京城名媛的最好方法就是打直球!

⑥不大擅长回评论,但是大家的鼓励我都看到了,谢谢喜欢!!!

⑦老福特排版真是烦死人

⑧明天更七!

––––––––––––––––––––––

他知道李承泽为何而来。

这般高傲的性子,只有精心设计出的手段才能将其寸寸击溃。地坤是天生的欠缺,非人力所能及。而唯一能将这人不可及的事情变得更甚的就只有庆帝。这高高在上的庆国皇帝范闲未来的老丈人不知道有什么毛病,要不就天天搞性别歧视,要不就变着法子折腾自己儿子。

这样想着,范闲突然有点可怜李承乾了。当然只有一瞬间。

王启年灰溜溜的贴着墙根往外走,都不用范闲呵斥他,自个就跑没影了。范闲确实无奈,他既高兴李承泽能因此事来找自己,又担心夜幕笼罩下的危险。

李承泽撑着头,身子往前倾了些,嘴角噙着笑意,“你就这么放我进来了?”

范闲坐在他旁边,有样学样的也撑着头,“殿下这是什么话,我怎么会不让殿下回家呢。”

“万一我只是利用你,怎么办?”

范闲双手捂上面前人光着的脚踝,“夫妻间的事能叫利用吗?那是爱!赤裸裸的爱!”

“承认吧!你就是喜欢我。”

李承泽给了他一脚。

他人投我以脚,我报以微笑。范闲想着,无奈的把鞋子给他套上,笑着开口:“承泽,明天见。”

王启年送了李承泽回去,范闲才终于能好下心想想林珙的事。这人必须死。可是该怎么让他死却是一个问题,若是亲自动手,婚约的事就好办了,但是太子那边就一定会有麻烦。

我毕竟是大尾巴狼啊,范闲想着,不自觉的说出了口。

“大什么?”

“叔!!!你要吓死人吗???!”

范闲差点魂归故里,心有余悸的开口回答:“大尾巴狼,一种…上古神兽。”

五竹嗯了一声,沉默半响,“我想到办法了。这法子小姐用过。你明天去查林珙下落,找可以证明你于此无关的人。我趁机去杀林珙。”

“可以啊,假造不在场证明。”

“?”

“当我没说。”

 

所以王启年就陪着范闲尽心尽力的演了一上午,他俩从街头一路往外绕,可算把自己绕出了个火急火燎的模样。范闲眼看着时辰已经到了,正抬脚打算去找二殿下,一道剑光就划了过来。这剑一递一收,丝丝杀意迅速外泄又迅速回收,最后只留下一个冷着脸的谢必安。

范闲撂给他一个白眼,自顾自的朝他身后走。王启年不敢上前,只得随便扒了个椅子在边边上坐下。

李承泽搁巷子里头,捧着本红楼读的正欢,听着范闲过来了,眼也不抬,嗔怪般的抛出一句,“我等好久了。什么事?说说?”

范闲有点得意,伸出一根手指在他面前晃晃,“殿下不如猜猜?”

李承泽不回答,放下书,看着他笑。

范闲立刻收回手指,对上李承泽“你最好赶紧给我解释清楚”的眼神,轻轻点了点头。察觉到对方一瞬间的气息散乱,范闲在心底嘿了一声,面上确实克制不住,逐渐扩大的笑容。

李承泽问他:“你可有胜算?”关切和担忧从气息里透了出来,凝成实体,字字入心。

范闲朝着他笑,“放心,我机灵着呢。”

––––––––––––––––––––––

王启年:汪汪汪。

【闲泽】我对殿下一见钟情了(五)

①ABO,范A二O,有大二骨科提及

②林叶百合设定,林O叶A

③私设非常非常多,点我看小范大人厚脸皮现场。

④我又拖了我是罪人(懊悔.jpg)

⑤要征服京城名媛的最好方法就是打直球!

⑥不大擅长回评论,但是大家的鼓励我都看到了,谢谢喜欢!!!

⑦被直播的二姐姐可爱死了!!!!
 

––––––––––––––––––––––

  范闲寻到了王启年,以银子地牛和十头猪的魅力,成功让他把司理理逮了回来。

……

  从地牢里的审讯室里出来后,范闲的脸色差到了极点。他得到了想要的结果,却依旧不满意。

  司理理,北齐暗探。

  林珙,杀人凶手。

  真是好用的挡箭牌啊,范闲面无表情的想着。他肚子里憋了一股无处发泄的火,烧得他想不下东西,只知道直愣愣的往前走。直到王启年忧心忡忡的喊了声大人才堪堪把他的思绪拉回来。

范闲站在监察院的门口,那些押送着司理理的黑骑呼啸着从他身边散开,像潮水一般涌过去。仿佛天地之间皆数淹没,这偌大的世界只剩他同那块已经斑驳的石碑一样。

   可那石碑的背后,却突然有了一个李承泽。

   他终于不再孤独。

—皇家别院—

   林婉儿心悦叶家姑娘的事亦是人尽皆知,她本就不同意这门陛下钦定的婚事,如今听哥哥说这婚事定要解除更是高兴的不行。林婉儿正雀跃着,打算与哥哥好好聊一聊近日发生的事,冷不防被一道寒光吓的待在原地。

   这泛着寒光的,竟是一把剑。林珙把这剑郑重其事的放在林婉儿手里,一反常态的转身就走。林婉儿握着冰凉的剑柄,望着哥哥离去的背影,似是想到了什么,静默的低下头来。

……

   此时范闲正匆匆往皇家别院里赶,他悄悄去了一趟林府,林珙人不在,那他能去的地方就只有这一个了。范闲心里急,脚步快的几乎要跑起来,因此当候公公喊他的时候,范闲还停不下来,向前直窜了好大一步。候公公被他红着脸喘气的样吓了一跳,但很快就恢复了平常的姿态和笑容,恭敬的对着范闲道:“范公子,陛下请你过去。”

   范闲不想去,可他待如何?纵使有万般个不情愿,这邀约也得应下。

   范闲刚一进宫,一道凌厉的箭风就从他耳边擦过。他笑着夸赞好箭,却没等来那人的搭理。庆帝缓缓的擦着弓箭,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你捉拿北齐暗探有功,可想要什么封赏?”这般轻慢的态度,好像范闲不是他叫来的,而是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范闲心里本就窝火,也不想在言语上弯弯绕绕阿谀奉承,干脆直白道:“臣请陛下退婚。”

   庆帝眼皮抬也不抬,继续问:“为何?”

   范闲亦是直言,“心有所属,难许他人。”

   庆帝抱着那把弓,走到范闲的面前,低下声道:“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范闲干脆跪下,给自己未来的岳父了个行大礼,“回陛下,臣知道。臣与二殿下一见钟情,还望陛下成全。”

   “荒唐!”随着一声暴喝,弓箭被哐的一声砸在地上,候公公吓的立马跪下,不停的给范闲使眼色示意他说好话。而范闲不管其他,他被怒气憋的眼脚发红,低声冷冷的说了一句,“你觉得他无关紧要,我不喜欢。”庆帝似是听到了这句话,怒气更甚,不再管殿中的事,径直离开了。

   一直等到日落西山,范建才将跪着范闲领回去,他自小习武无甚大事,只是可怜了这候公公,心惊胆战的陪他跪了一个下午,被人扶起来的时候腿都抻不直。

   这一天过得可谓“精彩”,太多的事和迷题压在范闲的心头上,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入夜,范闲依旧难以睡眠,只好百无聊赖的提着桶水,有一下没一下的往加湿器里洒。有一瓢水泼得远了些,星星点点的溅湿了面前人的鞋袜,看到鞋的范闲整个人直接呆住,他有些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李承泽就站在他面前。

   范闲当即把水全倒进加湿器里,直接扯着人衣领拉进房间,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确认无事后才放心的把李承泽搂在怀里,叹息道:“祖宗,你要吓死我啊。”

   范闲定了定神,问:“你怎么进来的?谢必安没跟着?”。

   李承泽没说话,抬眼看了看关上的门,示意他开开。范闲迟疑的开了门,一眼瞥见一个黑影往这直挺挺的一跪,大声道:“范大人好!”

   范闲看了看坦然坐下的李承泽,再看看跪在面前的王启年,再多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嘿没想到王启年你个浓眉大眼的也叛变了啊。

【闲泽】我对殿下一见钟情了(四)

①ABO,范A二O,有大二骨科提及
 
②林叶百合设定,林O叶A

③私设非常非常多,点我看小范大人厚脸皮现场。

④我填坑了所以我不是罪人(骄傲.jpg)

⑤要征服京城名媛的最好方法就是打直球!

⑥不大擅长回评论,但是大家的鼓励我都看到了,谢谢喜欢!!!(但我还是很想要评论的)

⑦啊啊啊啊我今晚过年啦!!!

––––––––––––––––––––––

李承泽倚着栏杆已坐了许久,他早起了好些时辰,就为去赴这一次约。原本热烈而杂乱的感情却在临出门时被踌躇所化,甚至在谢必安来寻他出去的时候也未复原。

他暗自感叹自己怎么如此优柔寡断,果然心上是不该放人的。可他答应了便是答应,庆国的二皇子从不失约。

只是他没想到,范闲竟还未来。

我都已经耗了那么久了,李承泽忿忿的想着,颇有不平之意,这一腔感怀仿佛被迎头冷水浇了个透心凉,从骨子里透出些寒意。

“这么一来,心境倒是平和许多了。”

他喃喃道,继而用手摩挲着漆黑的盏壁,可不知擦过了哪一块,那盏壁竟然毫无预兆的破裂开,沁人心脾的茶香顺着水液缓缓滑落,砸在冰凉的石板上。

“我给殿下换个新的来。”

司理理佯惊,立刻就要去屋内取新的茶盏,被李承泽伸手制住。他隐约感动有什么不好的事将要发生,当即唤来谢必安,又在匆匆离开之际对着李弘成耳语了几句。

“去范府。”

谢必安得了令,立刻驾车朝着范府赶去,却在行至牛栏街时被拦住了路。李承泽不做他想,直接下了马车去看那一片混乱惨烈的景象。砖瓦乱石与满天烟尘将一切都模糊了起来,只能堪堪瞧见几人身影。

藤梓荆正巧被砸趴在地上直不起身,眼角余光瞥见一片晃动的青灰色衣摆,瞬间便觉察出了来人身份,一个翻滚躲开程巨树砸下的物件,冲着范闲大喊:

“你家殿下来了!!!”

范闲正与程巨树缠斗,闻言一惊,下意识的转头去看,于灰蒙之中一眼望见了那个无比熟悉的人。他心下一暖,浑身血液都因此沸腾,霸道真气喷薄而出,直接将程巨树击倒在地。而此时一道剑光挟者风从他耳边划过,却是晚了一步。

眼见着巨物轰然倒下,李承泽才放心的快步赶过来。他走的快,理应带起不少灰尘,可这尘土和血腥却半分都沾不上他。

范闲定定的站着瞧他,似是还未缓神,只踉跄着向前走了几步便摇晃着倒下。

……

范府。

李承泽低头看着床上的人,将一切晦暗不明的情绪都收进眼里,他的衣袍宽大,随着动作轻轻的在范闲脸上磨蹭,范闲被这毛茸茸的触感弄醒,只觉着头昏昏沉沉的,周遭什么也看不清楚,下意识的将那布料攥在手中。不料此时李承泽正欲起身,那袖子便刺啦一声裂开了。

范闲:“……”

李承泽看着他脸上表情的不断变换,不由嗤的一声笑了出来。范闲装作没听见,裹着被子朝他拱过去,哼哼唧唧的念着疼。且不论真假,这幅样子装的倒是可怜,李承泽瞧他这个无赖劲,开口打算调笑两声,却又想到了别处,眼神忽的又黯淡下来。待到两只手皆被范闲抓着的时候才猛然惊觉,他有些错愣的看过去,只看见了范闲一脸的笑意。

范闲攥着他的手,下巴靠着他的指节,低声道:

“承泽,我愿意相信你。那你,愿不愿意相信我?你愿不愿意,真的同我交心?”言语之间的真情满满当当,几乎要溢出来。

李承泽只觉着这温度滚烫的吓人,他缓缓的将手收回去,亦低声回答了一句,接着拢起自己裂开的半边衣袖,或是呆的久了,那衣袖上竟轻轻浅浅的沾染了几分范闲身上的山石味道。他脸颊微红,匆匆便回去了。

门外,早就躲着的范思辙迫不及待的跑进屋里,脸上写满了兴奋,

“哎,他都跟你说什么了?你又干嘛呢?”

“没啥,就是不小心扯了个断袖。”

范思辙嘴角一撇,“哥你什么爱好?”

范闲闻言一笑,心道这样的事一出来你居然连害怕都顾不上了,他起身轻轻拍了范思辙一下,简单问了几句藤梓荆的情况,在得知了基本没有大碍后就自顾自的出了门,朝检察院方向走去了。

范思辙在后边喊了他几句,他没应,只是挥手示意范思辙回去。

【闲泽】我对殿下一见钟情了(三)

①ABO,范A二O

②林叶百合设定,林O叶A

③私设非常非常多

④对不起,我是个只挖坑不填坑的罪人

⑤弘泽提及,大二骨科提及,世子老大单箭头

––––––––––––––––––––––

   公堂上的气氛可谓剑拔弩张,堂上的几人刚吵过一轮,谁都安定不下来。几股信息素混杂在一起,放肆的在空中弥散。

   李承泽刚进去就被冲的一阵反胃,但该行的礼还是要行,尽心劳力的营造着这兄友弟恭的假象。他掀了衣摆,膝盖还未触地就被捞了起来。李承乾拽他拽的紧,手上的温度透过衣袖直达肌肤,有些难以忍受的滚烫。他不适的皱眉,细小的动作落在别有用心的人身上就立刻变了味道。李承乾眼中的怒火更甚,铁青着一张脸把手收得更紧。

   范闲越看越觉着不对劲,故意冲着太子喊:

  “殿下可是不审了?”

      梅执礼在一旁连声附和,李承乾这才松手,他心底愤怒于李承泽身上那阴魂不散的山石味道,面色越发阴郁。梅执礼看看左边的二殿下,又看看右边的太子,堆笑这夸了句二殿下今个新带的链子真是绝伦,衬人衬的紧。他本是随口一说,缓解尴尬罢了。谁料想到两个人都回应了他。

   李承泽:“呵。”

   李承乾:“哼。”

   一时之间气氛更加尴尬。

   梅执礼吓的连口大气也不敢喘,只得听命停了司理理的刑再心惊胆战的审下去,他一个字音拉的老长,总算是熬来了宣旨的候公公。

   一份口谕结束了这乱糟的公堂,顿时双方四散。李承泽早便想走了,这里的气味压的他难受,要不是范闲,谁会来这种地方,到最后自己也没落着个好。他心里气,走得就快,几步踏着了门却在要出之时被范闲的声音所惊动。

   范闲直直的看着太子,意味不明的问:

  “儋州刺杀可与殿下有关?”

   李承乾余怒未消,看都不看一眼这胆大包天的范闲,冷哼一声,径自离开了。李承泽立在门旁,毫不吝啬的向屋内翻了个白眼,也离开了。

   可算是出来了,李承泽深吸了几口户外没有讨人厌的天乾味的新鲜气息,冷不防就被追来的登徒子摁在了墙上。那人从背后搂着他,滚烫的呼吸尽数喷在耳边,就连言语也染上温度。

  “殿下,明日邀我来。”

   李承泽挨了那么久的信息素,头脑本就昏沉,如此一激更是难耐,干脆从范闲怀里挣脱出来,斜身倚着墙,好让自己看起来安全些。他同范闲定定的互相看了一会,正欲说些什么,未尽的语声就连着喘息一起被吞进了情意里。两人难分难舍了好一会,临走时范闲又予以额头一吻,权当李承泽答应。

    李承泽愣在原地,他还没缓过神的时候爱意就连着唇齿被夺走。这本是大逆不道的举动,不合常理亦不合礼教,却叫人如此难以自拔。他深沉的心思用来应对这直来直去的爱恋,反倒不好使了起来。要不干脆从了算了。

   李承泽似是想开,又像是自弃,缓缓挪步的时候,李弘成就跟了上来。他好不容易应付完了大门口那挥着剪刀的范思辙,又要赶紧把司理理和藤梓荆该送哪送哪,忙活了大半天以后居然看到自家殿下还没走,心下一喜,赶忙凑过去说事。

    但他要说的第一个字就卡在了喉咙里,被李承泽那略微红肿的嘴唇硬生生吓了回去。

   李承泽看着被吓到的人,不甚在意的勾起唇角,手指在链子上滑动,心情颇好的对李弘成吩咐:

  “明日请范闲做客,地点设在司理理的花船上。”

   “……是”

––––––––––––––––––––––

    范闲:“倒也不必。” 


【闲泽】我对殿下一见钟情了(二)

①ABO,范A二O

②林叶百合设定,林O叶A

③私设非常非常多

④对不起,我是个只挖坑不填坑的罪人

⑤弘泽提及,大二骨科提及,世子老大单箭头

––––––––––––––––––––––

       范闲是怎么也没想到郭保坤平日里一副正正经经的模样,私下里居然是个流连风月场所的色胚。虽说他也没什么资格评判这事,毕竟论色,谁又能有他看的准。

   但他白天刚刚撩了人,24小时都没过就大大咧咧进了青楼,这传出去可有碍名声。

   都怪这天杀的郭保坤,无耻!下流!

   范闲暗暗咬牙,面上还得装出个十分满意的笑容,转身低头弯腰推门一气呵成,熟络的让人怀疑他是否真是第一次来。

   饶是早有心理准备的李弘成也不免惊讶,难不成这始乱终弃的戏码要在自己家殿下身上演开了?他忽然生出了一股郁气,试探似的将司理理这个人提了出来。

   但范闲毫不在意,像个没事人一样招呼他:

   “那不着急不着急,先来啊,来来来。”

   语气急促又兴奋,很是真实,甚至连躲在暗处的李承泽听的都有些泛酸水。

   他今晚听了许多污染耳朵的词词句句,等到花船映着昳丽灯光缓缓驶来,实在是听不下去。干脆唤来必安在这守着,自己快步走了回去。

     ……

   这一夜过的可谓是风起云涌。

      ……

   范闲匆匆辞别了藤梓荆和王启年,赶往皇宫。这偌大的宫殿除了侍卫外再无人走动,就连平时寸步不离的谢必安也不知去往何处。这让范闲很容易的就摸到了李承泽的寝宫,他蹑手蹑脚的靠过去,小心翼翼的把做好的白色链子扣在了面前人雪白的脖颈上,刚好把腺体盖了个严严实实。

   他进来时忘了关窗,风裹着月光遍洒在帷幔上,映着人难见的恬淡睡颜,一时之间呼吸都因此停滞,更别提再有动作了。脑内不可言说的画面全然褪去,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岁月静好的相伴。

   最终范闲什么也没做,在他额上撂下一吻后飞身出宫,一个人晃荡着朝路边狂奔而去。

   确认人走后,李承泽噌的一声从床上坐起来,他的脸已经全然红透了,只要范闲再多留一小会,就无法遮掩下去。

   而那链子不管不顾的响动,像是在昭示存在又像是宣告主权。

   他好似从梦中醒来,浑身冒汗,气喘吁吁,手昏昏沉沉的握住链子,指尖触到了被遮盖着的微肿的腺体,气愤的拽住,几次想扯了扔掉又心下不舍,只好忿忿的任它挂着。

  ……

  第二日

半上午的时间足够将此事传遍,等到正午,万里悲秋常作客打人的消息已闹得满城风雨了。

前来拿人的官差已将范府团团围住,而当事人待在屋内,屏风里隐约传出衣物摩擦的声音。

“这身好看吗?”

“还行。”

“那这身呢?”

“不如上一个,上一个大气些。”

“那就穿上一个。”

柳夫人在外面急的不行又不好直接闯门,只能等着。但当她看到范闲整个人的那一刻,之前什么想好的法子也吓没了。

从头到脚,从衣领到鞋子,无一不是新衣,无一不彰显出气质和风度来。他握了握姨娘的手,坦然自若跨步出门,一面对着前来看热闹的人抱拳,一面大喊:

“劳驾让让,打个官司!打个官司啊!”

面上不显一点着急,倒是一派喜气洋洋的模样。

吓的连口大气都不敢喘的范思辙再一次扯住了姐姐的衣袖,心惊胆战的问:

“他,他莫不是被吓傻了?”

范若若闻言拍了他一下,笑吟吟道:

“哥哥这是去求亲了。”

范思辙:“?”

——————————————————————

范思辙:“我真是搞不懂你们哦。”

【闲泽】我对殿下一见钟情了(一)

①ABO,范A二O,有大二骨科提及

②林叶百合设定,林O叶A

③私设非常非常多

④对不起,我是个只挖坑不填坑的罪人

––––––––––––––––––––––

   帐外,一柄长剑正抵在范闲的脖子上。

   而他伸出手,掀开面前那单薄的阻碍。

   似有清晨的露水味传来,又混合着刚刚摘下的葡萄甜香。

   这庆国的二皇子是个坤泽,是全国人尽皆知的事。他会成亲,终要婚配,去嫁给别人,委身于另一个男子。所以他成不了太子,也不可能当上皇帝。

   李承泽不愿意,也不甘心。

   范闲的手已经伸到了帐内,天乾强烈且不加掩饰的信香让他有些难受,暗暗压下从身体原始中渗出的亲近感,然后故作姿态的转过身来,正欲讲出早就安排好的语句,却冷不防,被欺身而上的范闲吓的一愣。

   范闲直勾勾的盯着他,眼神灼热的像是要起火。被刀锋掠下的发丝落在案几上的葡萄里,平白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范闲问,

  “殿下相信一见钟情吗?”

   李承泽又是一愣,略带不解的摇摇头,散着的刘海遮掩住了有些落寞的神情,很轻的嗤笑了一声,挥手让必安退下了。

   范闲舒舒服服的靠着案几,脸色没怎么变,坦然的招呼李承泽在他旁边坐下,缓缓道

   “那我给殿下讲个故事。”

    ……

    故事很快就讲完了,范闲又问,

   “殿下听明白了吗?”

    李承泽难得一次无措又无助,只好呆呆点头,

   “听…听明白了。”

    范闲离他更近,一只手扣住他的脚腕,另一只手撑着案几,投下的阴影把李承泽整个罩在里面。     

    他看向面前人的眼底,异常平和的说,     

   “你没明白。”

   “我对殿下一见钟情了。”

   李承泽似是被吓着了,还没缓过神来,范闲就一口啃上了他脖子侧面的腺体,霎时间一阵尖锐的快感扫过全身上下,直冲的李承泽面色绯红,双目噙泪,期期艾艾的,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

   直到范闲走出帐子,他还楞楞的倒在那儿,难以置信的抚着腺体上一道牙印。李承泽缓缓坐起来,闻着清甜的葡萄香染上浓郁的山石味,才后知后觉的感到羞耻和愤怒,恶狠狠的喊道,

   “范闲!!!”

   守在账外的谢必安早有不爽,闻言心中一紧,急忙上前,

   “殿下可要我……”

   “滚!!”

   马车上,范闲心满意足的靠着车,转头问若若

   “二皇子叫什么?”

   “李承泽。”

    范闲略微思索了一下,轻笑道,

   “始是新承恩泽时,好名字。”

    范思辙被他笑的心底发毛,急忙抓住了姐姐的衣袖,一句话也不敢问了。

––––––––––––––––––––––

    李承泽:“变态!!!”

【闲泽】撸猫为人之天性

①范闲X二皇子 (无差,斜线无意义)

②私设二皇子是猫妖,可以自由变换形态的那种。

③没人觉得二皇子受吗我看他露着个小脚抖着细腰出来就觉着是个傲娇的受(当然攻也阔以)

④我还觉着他像大猫猫所以我就写了

⑤沙雕向小甜饼

––––––––––––––––––––––

    公堂事毕,如此花样繁多的展开是谁也没有料想到的。饶是早有准备的范闲也出了一身冷汗。

    他拜别了司理理姑娘,迎着灰蒙的残光,踏出大门的时候平白生出了点结束突然的不真实感。正感慨着,那边范思辙怼着把大剪刀就冲了过来,硬生生把范闲吓了一跳。

    范闲:“……”

   “哥!哥!”

    范闲跟范思辙一路晃悠着回家,还未进门就看到了向他跑来的若若,这姑娘脸上很是兴奋,把范闲和范思辙往门里拽的同时鬼鬼祟祟的露出怀里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到了里面,若若总算是放心了,把那毛毛的小东西完全露了出来。居然是只毛色灰沉,小巧可爱的猫,那猫的毛极长,几乎把右半边眼挡了个干干净净。若若把猫放在桌上,边给它顺着毛边央求她哥哥。

    “哥,这猫可乖巧了。什么事呢都会自己来做,根本不让人操心的。我养它呢,不太方便,不然就放到哥的房间里吧?”

    范闲面色不变,心里暗想你怕是早就准备好这么干了,只能干咳了两声,单手提着后颈皮把猫整个拎了起来。那猫恰好转过头,一双漂亮的绿色眼睛就正对着范闲,满是毛的脸上居然显出一丝嫌弃的意味来。

    建国后不准成精的你不知道吗!

    范闲提着猫,装着思考了一会,非常肯定的告诉若若,这猫的名字他已经想好了,就叫

   “老二。

       若若不理解其中深意,只是知道哥愿意帮自己养猫,遂对范闲的起名拍拍手,表示十分认可。

    范闲脸上挂着常用的假性微笑,拎着僵硬的猫走了,只留下完全搞不清状况的范思辙独自美丽。

    范闲把猫里里外外撸了个遍,认可了猫暖手宝的身份,勉为其难的让这小东西睡在自己枕边。

    深夜。

    平常尊贵的二皇子顶着一头乱糟糟的毛,很恨的瞪着床上熟睡的范闲,气是不打一处来。干脆发挥了猫咪的本性,用脚蘸着墨水在范闲脸上摁了好多个黑色的小脚印。

    晨起。

    一夜好眠的范闲十分舒坦,穿着单衣在床上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接着就是穿衣,洗漱。范闲还朦胧的脑子在他看到自己脸的一刹那无比清醒。

    傻子都知道这是谁干的!气冲冲的范闲脸也不洗,直接冲到床前把老二揪了起来。要不说猫咪是一种可以净化人心的生物呢,再大的气对着老二圆圆的眼睛就一点儿也发不出来了。但他又咽不下这口气,沉痛的想了半响,决定给猫洗脚。

   这一通闹得可为谓是天翻地覆,范闲新换的衣服几乎全湿了,袖口裂的一条一条的,水盆翻了,其他的东西也都摔得七零八落。

    只有猫,连头到脚都是干净的。

    范闲一气,把碎的布条扯下来,鼓捣半天,弄了个拿不掉的白布链子给猫挂脖子上了。链子右边,挂着一个刻着范字的小木牌。总体看着倒是不错,就是字实在太丑。

    范闲挂完了猫,正报仇似的把猫毛倒过来倒过去的撸。冷不防被急匆匆跑过来的藤梓荆吓了一跳,手一重,薅下了一缕猫毛。

    范闲做贼心虚的把猫毛一塞,站起来拍藤梓荆的肩

    “什么事那么着急啊?我在,你怕啥。”

    藤梓荆被他无耻的语气渗了一脸,瞅着他破碎的袖子面不改色

    “太子设宴,为一个不知什么来路的人接风洗尘,特地邀请了你。”

     猫:“!”

     范闲毫不在意的摆摆手,状似随意的问了一句

     “二皇子呢,他也被邀请了?”

     “对,也是特地。”

     “看来这是死了心要把我和二皇子绑一块了。去,我当然要去。你备马车,我回去换身衣服。”

      范闲说完便快步回了房,藤梓荆去找马车。

      而那灰绿绿的猫趁人不注意,随便叼了双鞋就往王府跑去。

【陆海】九万字

    “愿公子相离之后,重拾折扇,风华在现,宗之潇洒美少年,娶以服柳佳人。从遇今生良缘,再见之时,我定忘尘无悔。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选自网易云评论)

     已是很多年后了,过往种种好似云烟消弭,叫人再难提起。
      妖王现世的浩劫早就过去,灵剑山也换了一副头面。王舞长老的亲传弟子王陆在此战中破军万千,立下赫赫战功,被推举为掌门。而他那没心没肺的师父,天天就知道寻老板娘打麻将。军皇山与灵剑派的关系时好时坏,王舞惦记着海天阔抢她老公的仇,始终不愿见面,就连欧阳商来拜访,也要拉着一副臭脸,半天才能消下去。

    而海云帆呢,似乎很久没人提起过了。这个名字随着和平一点点沉寂,直至无影无迹。军皇山的二皇子不曾存在,灵剑山也没有一个常常半夜溜进藏书阁的外门弟子。

    王陆坐在那一片缥缈的花海里,手一遍遍的摸过小海给他的信。那是在战后整理遗物的时候,他亲自找到的,一天一封。王陆苦笑,说我无心,道我薄情,可我只说的出诛心的话,做不来诛心的事。说到底,还是你更狠些。

    妖王是何等能耐,上一世逼得欧阳商同归于尽,他和王舞自然不敌。他也想着同归了,甚至给海云帆安排好了一切,可他没想到的是,海云帆与他道别,练乾元燃血功,把自己的寿元和妖王的大半功力一块烧了个干干净净。

    每每这个日子,王陆都会喝醉。因为那些老东西战后仍担惊受怕,非定了个日子每百年与妖王见面,美其名曰交流会,实际就是双方各怀鬼胎的试探。前好多次,妖王来都不来,只是派了个属下去。明日,估摸着也是一样。王陆沉沉叹了口气,和衣仰面躺进花丛里,睡了。

    另一边海云帆也在担忧见面会的事情,他病弱了许多年,妖界的事也被他处理了七七八八,现在正是修养生息的时候。他本该在那天真的死去,可当他听到王陆撕心裂肺的一声小海后就忽的留了一份念想,趁妖王虚弱时夺了躯壳,活了下来。可妖王的魂魄哪是那么容易驱除的,他小心翼翼的熬着,终于到了该见面的那天。

    到那日,王陆来的很迟,他也不着急,慢慢悠悠往这走,边走边揪着路边的草草花花,倒是挺怡然自得。正想着怎么编瞎话搪塞那烦人的下属好早点回去,没想到一抬头就看见了肖想几百年的人。

    不对,是肖想几百年的脸,因为人早不是原来的人了。王陆瞧着脸的眼神期期艾艾却是极快收回,轻笑了一下,随即就坐下了。就算对面是打的你死我活的妖王,他也并不觉着尴尬,营业的笑容正正好,一副岁月静好的满足模样。

    王陆举杯敬酒,讲了几句客套话后便仰首喝下,把眼里晦暗不明的情绪混在酒杯里,一并吞了。接下来就是王陆所说“各怀鬼胎”的谈话,从两界未来的关系到双方个人的婚姻大事胡扯一通,末了,妖王拿出一个方正的木盒,开口的声音有些生涩:这是海云帆的,予我无用,你拿去吧。

    妖王的东西王陆碰也不想碰,只是当面又不能露出厌恶来,只得痛痛快快的收下,以显示自己和平的意愿。他收了盒,转身道谢就走,不留一点让人诟病的空当。

    海云帆在背后看他,看他成熟稳重,看他坦坦荡荡,看他一副让人信服的掌门模样,终是放心了。这些年他已经在妖界种下了和平的种子,也选定了合适的接班人,能做的全然做完,想说的话全然写下,再没有什么值得挂念了。

    这一百年过去,王陆到的早了些。但这次见面不仅人没来,妖王也没来。匆匆接到传音才知道,妖王又攻打人间了。传音来的匆忙,可王陆不着急,妖王本就伤重未愈,又准备不足,很快便被灵剑山拿下,简直送死一般。他甚至都没去现场,只是不浅不淡的对王舞说了几句,就直接回房了。

    王陆不想看到那样的脸,不想看到属于小海的脸染上罪恶,他怅然的拿起桌上的酒壶,砰的一声把撂在一边的木盒撞落在地上,磕出了一张纸。纸上是蕴满爱意的字句。他拿出之前海云帆写的所有信,连着这张数了数,不多不少,九万字正喻别离。忽然,他想到什么似的,把鼻尖贴在这张纸上,仔细嗅了嗅,泪水刷的从眼眶中滑落,氤氲纸里。

    王陆就在这房里睡了一夜,睡的昏昏沉沉,醒的清清明明。他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王舞挡了各弟子的拜访和其他的琐事。他忽然笑了,在心里暗自传音给王舞,祈求一般的:师父,帮我修个坟吧。

    愿百年之后,能合于一坟。

––––––––––––––––––––––––––––––––––––––

   灵感和最后一句来着黄诗扶《九万字》。

   原句是百年之后,合于一坟。

【陆海】朋友之上,恋人未满

ж又名王陆的追妻之路

ж多cp预警/狗血预警/ooc预警

ж设定小海禁制里的东西是好的,大海记忆被篡改以为父母是小海杀的,其实不是。

ж我觉着小海要杀老薛其实应该只是说说,真到下手的时候,小海应该还是下不了手。

жHE放心!

ж私设薛伯仁是好的,地轮是好的(他和小海互惠互利),千灵教曾经是好的。

ж一定会啪啪打脸

––––––––––––––––––––––––––––––––––––––

朋友之上,恋人未满,会是什么?

路人。

海云帆在这样死生一线的情况下,沾满鲜血的手垂在腰侧,脑子里却不合时宜的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卿本无意,奈何佳人有情。他看着王陆死死把老板娘护在身后的模样,就知道解释也是无用的。不是我、我没做、王陆你相信我,这样解释的话,他可以说无数句无数遍,可他最终一语不发。

海云帆,军皇山二皇子,如果没有这样痛苦的遭遇,他会是大将军最得力的干将,会是一个受人民爱戴他人尊敬的将军。

事已至此,又何必再穷追不舍?道不同终究是不相为谋的。所以,海云帆把那只手被在腰后,转身走的大大方方,干净利落。

血迹一路滴滴答答,混着王陆追随他背影的目光,融进落下的夕阳里。

这一天要结束了。

海云帆走的坦荡,心里也坦荡,他自诩无愧于王陆,无愧于灵剑山,无愧于这浩瀚天地。尽管他隐瞒了许多事,骗了许多人,可他从未杀人,无论是父母还是薛伯仁,都与他无关。

海云帆似是走了很久了,直到一扇老旧的木门拦在他的面前,是……盛京仙门?。海云帆暗自思忖着,不妨被“吱–呀”一声吓了一下。门应声而开,地轮真君朝海云帆看了一眼,似乎并不惊讶他出现在这儿,反倒是他该来。门后是条廊道,廊道尽头是几间房,房内设施很齐全,东西也都干净整洁。看完了房,地轮才缓缓开口“这房间的书柜后有个暗室,地方很大,书记齐全,够你修炼的了。此后,你便呆在这里。出不出去,去哪儿,都不用向我报备。”

海云帆微怔,他原以为盛京仙门找他一定是为了搞垮灵剑派,可现在看来似乎还另有隐情,不知灵剑派会不会有事,还有他……海云帆失笑,他在这儿忧天忧地的,可别人不知道怎么想他。算了,除了盛京,如今他也无处可去。海云帆抬头看向床前的镜子,他的目光映在镜子里,澄澈透明,眼眶却是红彤彤的。

 

–––––––––––––我是区域分割线––––––––––––––

 

灵剑山上,王陆正用腰带企图把自己的无相颈椎勒断,他一边手足并用的扒拉着房梁上的腰带,一边痛哭流涕“我是个渣男啊我跟老板娘跳黄河都洗不清我老婆没了ж@%&ж&¥”

王舞“啪”的一声把麻将砸在桌子上,嘴马上都要气歪,老板娘却把她啪出的麻将扔了出去,转身走向王陆的房间,靠在门上静静的看着王陆闹。王陆扑腾了一会儿,把头仰着,疲倦的合上眼,他知道腰带勒不死他,可似乎只要这样闹一场,自己就会变成以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王陆。

半响,老板娘说“对不起。”王陆没有回话,反而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薛伯仁怎么样了。“养在客栈了,还没变回来,还在吃狗粮呢。”

“回去吧。”老板娘还欲说什么,被款款走来的王舞打断了,她看着王陆,开口便诛心“小海是从家破人亡走过来的,她相信你,把你当朋友,已是不易。喜欢上你,更是艰难。你明白吗?你当然明白。既然明白,那么,什么事是你们俩一起不能面对的?只要你往前走,他就一定会回来。”

突然,王舞往上一蹦哒踩在桌子上,一只手握拳使劲在王陆脸前晃,刷的一下把手里的东西塞进王陆衣服里,狠劲拍拍。“有用,坚强。我相信你可以的徒弟。”

王陆摸摸怀里的物件,对还没走的老板娘说“快,快去把闻宝叫过来。”

闻宝很快便赶了过来,只见王陆头挂在腰带上,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

“放心,我一定会给你和琉璃师姐一个完整的家的。”

闻宝:“???”